首页 > 新闻 > 星岛社论 > 正文

医疗券用途倾侧 不利治病防病

《星岛日报》3月12日发表题为“医疗券用途倾侧 不利治病防病”的评论文章,全文内容如下:

政府打算对长者验眼配镜设定医疗券“封顶价”,每人每两年最多只可报销二千元,受到视光师行业人士大力反对。可是,数据显示,单是去年已经有超过二万六千宗视光师申领费用四千元以上的个案,近乎耗尽老人家的医疗券配额,老人家有其他病痛,就要自掏腰包看医生。

在各类滥用医疗券的情况中,以鼓励长者光顾名贵眼镜最为严重。根据政府统计,去年视光师申报医疗券的费用中位数是一千九百多元,可见开出昂贵收费者只是业内少数害群之马;但是这少数害群之马霸占资源的能量却很大,单是去年六月八日至年底,政府收到三万五千宗四千元以上的医疗券申报,视光师就占了二万六千多宗,占了四分三,远远抛离以三千八百多宗排第二的牙医。

不让验眼配镜独霸资源

参与医疗券计划最多的是中医,有二千七百多人,占医疗券计划全体人数三成四,虽然也有“用券买花胶”等滥用投诉,但是去年中医整体申报医疗券开支只是五亿三千多万元,每宗费用中位数是二百四十五元,反观参与计划的视光师人数不足七百,但是申报医疗券费用却达七亿六千万元,每宗费用中位数达一千九百五十一元,是中医的八倍。

视光师占用的医疗券资源超乎合理比例,食物及衞生局局长陈肇始昨日解释为视光师服务设定最高限额,是不希望医疗券被过度集中使用在某类服务。如果长者配眼镜“一铺清袋”花尽医疗券,日后有其他病痛看私家中西医,或者装假牙,就完全享用不到医疗券补贴,要自掏腰包。

业界组织昨日公布的长者调查结果,指约九成受访长者反对设定上限,并且指要补钱的话或不能使用服务。要是调查具体指出如不设上限,配了眼镜日后看中西医可能要自己付钱,问老人家是否赞同,结果得到的答案会很不一样。

长者还可用券验身防病

当局原先考虑只限津贴每名长者每两年一千元,现在加到二千元,应该可以应付到大部分长者的合理开支,牵制业内订价,以及透过价格压力,减少部分害群之马藉医疗券牟利,游说长者配名牌高价眼镜。

医疗券制度的设立,主要不是资助长者配眼镜,而是减轻长者光顾私营医疗服务的负担。长者有病看相熟私家医生,可以减少轮候公立门诊服务。一些老当益壮的人士,亦可以利用医疗券来做验身、检查眼球、器官扫描及检验牙齿等健康评估服务,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,及早发现潜在风险,透过改变生活或饮食习惯,来预防患上慢性病,早日发现潜伏的疾病,亦可病向浅中医。

心脏病、癌症等种种经年累月而成的慢性病,势必跟随社会人口老化而大增,无论对整体医疗开支,还是个人经济,都可能构成沉重负担。当局宜加强向长者宣传医疗券的多元化用途,方便长者做最佳资源配置,定出优先次序,医病外还可用来防病,保障健康。
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长者 医疗券 光师